您当前的位置:资讯频道 > 国内电网 > 正文

述说中山先生的百年电力梦

http://www.freshpower.cn 2015-11-10 13:29:57

    118日,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通过《关于举办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活动的决定》。

 

20161112日是伟大的民族英雄、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驱、国父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纪念日。中山先生一生追求真理,始终与时俱进,站在时代前列,以“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为自己的座右铭,强调要“内审中国之情势,外察世界之潮流,兼收众长,益以新创”。他尤其呼吁学习世界上的先进知识和有益成果,并希望结合中国的实际用来改造中国。一个兼具民主思想与科学情怀的人,一个心怀世界风云与百姓福祉的人,一个能够深察历史与洞见未来的人。

 

明年适逢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年之际,让我们怀着尊敬之心,抖落历史的风尘,穿越日月的光华,回眸中山先生对于中国电力工业的发展论述,追溯其探求民族自强的轨迹,并用今人的视野和角度,解读其电力梦想,一窥其强烈的民族忧患意识和务实、开放的发展观,启示未来。

 

一、电力革命必将席卷中华大地

 

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欧美各国正经历第二次技术革命,即电力革命,资本主义机器工业逐步向自动化、现代化工业过渡,电力革命所创造出的巨大生产力和对社会进步的影响要比蒸汽机所引起的变革深远的多。在西方国家游历的中山先生,也敏感地注意到了这种趋势。电力文明的星星之火,借助洋务运动在东方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开始燃烧。

 

1894年,中山先生先生以忧国忧民之心,"无利不兴、无弊不革、艰难险阻、犹所不辞"之志,而提出挽救民族危亡、定国安邦之道。"窃文籍隶粤东,世居香邑,曾于香港考授英国医士。幼尝游学外洋,于泰西之语言文字,政治礼俗,与夫天算地舆之学,格物化学之理,皆略有所窥;而尤留心于其富国强兵之道,化民成俗之规……

 

泰西之儒以格致为生民根本之务,舍此则无以兴物利民,由是孜孜然日以穷理致用为事……格致之学明,则电风水火皆为我用。以风动轮而代人工,以水冲机而省煤力,压力相吸而升水,电性相感而生光,此犹其小焉者也。至于水作汽以运舟车,虽万马所不能及,风潮所不能当;电气传邮,顷刻万里,此其用为何如哉!然而物之用更有不止于此者,在人能穷求其理,理愈明而用愈广。如电,无形无质,似物非物,其气付于万物之中,运乎六合之内;其为用较万物为最广而又最灵,可以作烛,可以传邮,可以运机,可以毓物,可以开矿……然而取电必资乎力,而发力必藉于煤,近又有人想出新法,用瀑布之水力以生电,以器蓄之,可待不时之用,可随地之需,此又取之无禁,用之不竭者也。"

 

这一段对电能的论述,是中山先生于189428岁时,上书清政府直隶总督李鸿章,洋洋八千言谈富强之大经、治国之大本中,对电能的认识与作用的陈情。是中山先生最初萌发的实业救国的思想,一片忧国忧民的赤子之心,故"有不徒于世之心,则虽处布衣,而以天下为己任……不待文王而犹兴也"的肺腑之言。

 

中山先生"上书"时,中国的电业寥若晨星,而广大乡村虽不见"如囊萤、如映雪",却绝大多数是清油灯盏照明,交通较畅的城镇只能用上洋油灯。1882年英国商人狄斯˙罗和魏特迈等3人,在上海开办"电光公司",安装12千瓦的火力发电机一台,于是年7月发电。此后,慈禧太后退居休养,于1890年在北京西苑,安装了14.7千瓦发电机发电,供其享受。1892年在云南昆明市郊滇池出口螳螂川,建设石龙坝水电站装机480千瓦。这就是旧中国的电力创业史,属于自己的电能。爱迪生幻想的所有家庭夜晚都有一轮小太阳熠熠生光的时代,这对贫穷落后的中国工农来说,只是一个遥远的梦。

 

1911年,在武昌革命起义的隆隆炮声中清王朝被推翻了。民主革命先驱中山先生以伟大革命家的胆识,把握着时代的脉搏,研究着中国大地的物质资源,思考着革命胜利后的强国之道。19125月发表了为沟通南北大动脉建设10万英里的铁路计划;又于19133月赴日本考察铁路、工业、商贸,谋划振兴农桑、兴办工业、建设交通以推动城乡经济大发展。如此必须"不事劳人力而全物力",开发电能则是至关重要的。

 

中山先生早在一个世纪以前,就准确预测电力革命在淘汰蒸汽机后,必将席卷中华大地,中国“将来必尽弃其煤机而用电力也”。他还在中国大声疾呼并庄严的宣告了世界范围内“电气时代”的到来,指出“今日人类之文明,已进于电气时代矣,从此人之于电,将有不可须臾离者矣。”

 

18946月,甲午战争前夕,海外游学归来的中山先生时年28岁,风华正茂的他勇敢上书清政府直隶总督李鸿章,洋洋八千言,大谈富强之经、治国之本,指出必须向西方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他寄望向当时这位清庭重臣讲事实,摆道理,促其实行较大幅度的改革,达到富国强兵的目的。

 

李鸿章或许焦头烂额于其它事,或者根本就对此不以为意。此请愿,最终石沉大海。然而,中山先生却经此事而亮相,开始登上了波云诡谲的中国近代历史舞台。颇值回味的是,中山先生上书大谈了电力的作用。他说:如电,无形无质,似物非物,其气付于万物之中,运乎六合之内;其为用较万物为最广而又最灵,可以作烛,可以传邮,可以运机,可以毓物,可以开矿……将来必尽弃其煤机而用电力也……然而取电必资乎力,而发力必借乎煤,近又有人想出新法,用瀑布之水力以生电,以器蓄之,可待不时之用,可供随地之需,此又取之无禁,用之不竭者也。由此而推,物用愈求则人力愈省,将来必至人只用心,不事劳人力而全役物力矣。此理有固然,事所必至也。

 

以今天的视角来看,中山先生谈到了三层意思。一是电力工业前景光明,电力必将会把蒸汽机取而代之,此事不可不察;二是电为二次能源,有其物理特性,可以用多种形式获取,如煤炭,如水力等,且电可储存。三是电力运用的成效,在于能够带来劳动力大解放,造福人类。电力革命是又一次动力技术革命,其所释放的巨大生产力是18世纪蒸汽动力革命所望尘莫及的。

 

这其中,第三点尤为关键。这与其后来所谈到的“……一国之中,土地不论大小,人口不论多寡,其生产力强者国常富。”“能开发其生产力则富,不能开发其生产力则贫。”有着紧密的联系。在百余年前的中国,有如果先进的思想,是殊为难得的。

 

中山先生还曾表示,“现于通都大邑之地,其用电之事以日加增,点灯也用电,行路也用电,讲话也用电,传信也用电,作工也用电,治病也用电,炊爨也用电,御寒也用电。以后电学更明,则用电之事更多矣。”

 

事实上,中山先生对于电力工业对于人类社会所产生的巨大作用的估计是十分中肯的。他肯定了西方学者以科学技术为本,认识到科学是是富国强民的必由之路。在格致之学中,他尤其注重电学的发展。正是他对电力工业的发达充满了信心。“泰西之儒以格致为生民根本之务,舍此则无以兴物利民”,“格致之学明,则电风水火皆为我用”,“电气传邮,顷刻万里,此其用为何如哉!

 

中山先生所处的时代是西方自然科学由近代向现代过渡时期,又正值欧美经历第二次技术革命即电力革命,这对当时落后的旧中国的冲击是巨大的。中山先生作为中国民主主义革命的先驱,深刻认识到,除了依靠武力推翻腐朽的清政府外,中国欲跻身世界强大民族之林,必依赖科学技术之发达,必须走工业立国之路。因此,中山先生对于电力工业的重视是必然的。

 

二、非知之艰,行之惟艰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中山先生对“电学”思索颇多,且多次以“电学”作为例子,来论述自己的哲学思想。这足之说明中山先生对于电力的理解之深刻。

 

例如,中国古代有“非知之艰,行之惟艰”的说法。他深感这种旧说不能激励人们的进取精神。为了破旧立新,鼓舞人们“无所畏而乐于行”的勇气,中山先生提出了相反的命题:“行之非艰,而知之惟艰”,并以饮食、用钱、作文、建屋、造船、筑城、开河、电学、化学、进化等十事作为论证,说明人们在求得某一种科学知识以前,早就在那里实际地行动了。他说,“以用电一事观之,人类毫无电学知识之时,已能用磁针而制罗经,为航海指南之用;而及其电学知识一发达,则本此知识而制出奇奇怪怪层出不穷之电机,以为世界百业之用。”

 

进一步,他还以美国革命和日本维新为例,指出:若果有了“真知”的指导,“则行之决无所难”。据此,他认为,只要毅然打破“知之非艰,行之惟艰”的迷信,努力以赴,夺取革命胜利“诚有如反掌之易也”。

 

将“电学”知识运用得融会贯通,且阐述其特质,其中也蕴含了中山先生希望借电力实现工业强国的良好愿望。一方面,中山先生对于电力的学科属性很有见地。他认为,“近代科学之发达,非一学之造诣,必同时众学皆有进步,互相资助,彼此乃得以发明。与电学最有密切之关系都为化学,倘化学不进步,则电学必难以发达,亦推有电学之发明,而化学乃能进步也。

 

中山先生还认为,电力作为人类生产和生活应用能量的形式,要远远优于蒸汽动力。电力可以集中大规模生产,并以电线的形式远距离传输,其应用也非常灵活方便。他说,“最新发明的物力是用电。从前物力的来源是用煤,由于煤便发动汽力,现在进步到用电。所以外国的科学,已经由第一步进到第二步……各工厂可以不必用煤和许多工人去烧火,只用一条铜线,便可以传导动力,各工厂便可以去做工。行这种方法的利益,好比现在讲堂内的几百人,每一个人单独用锅炉去煮饭吃,是很麻烦的,是很浪费的;如果大家合拢起来,只用一个大锅炉去煮饭吃,就便当得多,就节省得多。现在美国正是想用电力去统一全国工厂的计划。”

 

另一方面,也更为重要,中山先生透过电力的巨大作用看到了其社会属性,并深刻谋划了发展之路。他认为,尽管中国没有经过蒸汽机革命,然而,要发展中国的工业,必须吸取先进的电力革命的成果,要直接采用最先进的技术,疾行快走,而不能按部就班,一步一步走外国人的老路。如此,可以使自身发展站在最前沿,缩短摸索的过程,实现超越。

 

他说,“如果中国要学外国的长处,起首便应该不必用煤力而用电力,用一个大原动力供给全国。这样学法,好比是军事家的迎头截击一样,如果能够迎头去学,十年之后,虽然不能超过外国,一定可以和他们并驾齐驱。”

 

三、中国必将成为“世界工厂”

 

中山先生有实业救国的思想,更有一片忧国忧民的赤子之心。故而发出“有不徒于世之心,则虽处布衣,而以天下为己任……不待文王而犹兴也”的肺腑之言。

 

中山先生极其希望中国加强对于电力的运用,从来提高国民的生活水平。1905813日,他在东京中国留学生欢迎大会演说时,表达了忧虑之情。他说:“英国伦敦先无电车,惟用马车,日本亦然。鄙人去日本未二年耳,再来而迥如隔世,前之马车今已悉改为电车矣。谓数年后之中国,而仍如今日之中国,有是理乎?

 

现实中实现很难,中山先生将自己的梦想写到了文中。在《建国方略》中,中山先生曾提出要改良广州为一世界港。这样的世界港要如何设计,如何提供能源保障,中山先生也颇为努力地思量了一番。

 

他写道,“在西北隅市街界内,已经发现一丰富之煤矿。若开采之,而加以新式设计,以产出电力及煤气供给市中,则可资其廉价之电力、煤气以为制造、为运输,又使居民得光、得热、得以炊爨也。如是则今日耗费至多之运输,与烦费之用薪炊爨制造,行于此人烟稠密之市中者,可以悉免矣。是此种改良,可得经济上之奇效也。现在广州居民一百万,若行吾计划,则于极短时期之中将见有飞跃之进步,其人口将进至超过一切都市,而吾人企业之利益,亦比例而与之俱增矣。”

 

谈到家用物品之供应,中山先生认为,文明之家,所需物为水、光、燃料、电话等。对于中国一切大城市,都要有灯光照明。故柴薪问题,为国民最大耗费。应该在乡村中以煤炭代木草,在城市中用煤气或电力代之。为此,还应该专设工厂,以发电、制煤气、制造电话等。

 

应该说,以上中山先生的设想,在百年后的今天,已基本实现。他还希望,无论城乡各家,皆宜有电话。目前,中国电话数量总数已超过14亿部,普及率已经达到100%

 

中山先生还眼光独道的看出了中国成为“世界工厂”趋势。他说,搞高科技的设备,还得依靠老外搞点低端制造业,可以在中国设立工厂。

 

中山先生不仅具有积极的民主意识,而且具有强烈的科学精神。192444日,他来到广东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校庆纪念会上就对学生们说过:“从前没有见过外国洋楼的人,不知道新式洋楼是怎样好,一见这间大房屋,一定是很心满意足的。但是见过洋楼以后,知道新式房屋有许多层,上下各有升降机,不必用气力走上走下:一进机内,只要司机人的手一动,要到哪一层便是哪一层。用水不要人挑,全屋都装得有自来水,一转启闭塞,要用热水便是热水,要用冷水便是冷水。用灯不要点火,满屋都有电灯,一转接电钮,便满屋辉煌,光辉夺目……如果房内太冷了,像今天的天气一样,便开热水管或者电炉,马上就可以把房内的温度变热;如果房内太热了,像广东的夏天,便开电气风扇。最新的住屋,在夏天是用冷空气,马上就可以把房内的温度变冷。那种文明房屋内的温度,可以任意变更,我们要它是多少度,便可以变成多少度。”

 

中山先生非常乐于走进学生中间,纵观其一生,走进学校的时候非常多。我们如今可以想像这样一副情景:仍在为了富强,传播先进的工业文明。台下的学生,是中国极有有机会能动走堂之人,也将积极投身于实力报国之路。

 

如今回顾起来,可以说,中山先生所设想的现代化中国的美景,所设想的电气时代的种种,正在成为现实,有些甚至超出了其预想。

 

四、植根于世界先进文明之核心

 

事实上,中山先生提出《实业计划》后,充分反映了中山先生振兴中国实现的思想以及所论述的科学技术与实业的相互关系的思想,反映了落后的中国要求发展生产力、争取民族经济独立的愿望。这种愿望和要求也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拥护和响应,并深深影响着后来的建设者们。

 

如今纵观整个〈实业计划〉思想还有三点,直到今天对于电力工业的发展仍然值得我们重视和借鉴:

 

一是独立自主的思想原则。他表示“惟中国富源之发展,已成为今日世界人类之至大问题,不独为中国之利害而已也。惟发展之权,操之在我则存,操之在人则亡,此后中国存亡之关键,则在此实业发展之一事也。”直到今天,坚持独立自主的发展策略,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则路线。而中国电力工业,正是坚持独立自主,才使自身能够在发电及输电技术领域实现了“中国创造”和“中国引领”。

 

二是优先发展水陆交通、原料、能源、通讯网络的总体规划。《实业计划》的六大计划,以建设水陆交通运输网络为首务,以发展交通、原料、能源工业为重点,辅之以第三产业。尽管这一规划有不完善之处,但今日中国,交通、能源问题正是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问题。这也是我们在“十二五”规划中,提出要建设能源综合运输体系,缓解煤电运紧张的重大意义所在。

 

三是多种形式的实业发展方针,但对于“大实业”宜采取国有的态度。他提出,“中国实业之开发,应分两路进行:个人企业,国家经营是也。凡夫事物之可以委诸个人,或其较国家经营为适意者,应任个人为之,由国家奖励,而以法律保护之。”同时,在191241日,中山先生在南京同盟会会员饯别会的演说时说,“一切大实业,如铁道、电气、水道等事务皆归国有,不使一私人独享其利。”言明了电力工业为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性。

 

中山先生首先是一个革命家,其次才是一名思想家,甚至可以说他是一名科学家。纵观中山先生发展电力工业的许多设想,无疑是先进的。他将科学技术的重视放到了很崇高的地位上。他的许多观点都是很朴素的,都是来自于自己的观察和思索的,但是无不植根于世界先进文明之核心。(来源:中国能源网)




新能量投稿热线(投稿必复):0571-51214815  QQ:273183470
MSN:wanmztkn_7@163.com  邮箱:liz@freshpower.cn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资讯

新能量电力商务网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能量电力商务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 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3. 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